<dfn id="rxfxt"></dfn>

<dfn id="rxfxt"><dl id="rxfxt"></dl></dfn>

      <mark id="rxfxt"></mark>

    <em id="rxfxt"><strike id="rxfxt"><menuitem id="rxfxt"></menuitem></strike></em>

    <mark id="rxfxt"><dl id="rxfxt"></dl></mark>

    當前位置:首頁 > 網絡傳播 > 網絡評論 > 正文

    薛瀾:新興科技發展中的人工智能治理

    2022-04-06 15:44:51 來源:《中國網信》2022年第1期
          【打印】 【糾錯】 【字體:

      習近平總書記在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科學技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國家前途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人民幸福安康。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p>

      當前,科學技術創新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著越來越關鍵的作用。如何把握科技創新對經濟社會產生的各種影響,把人文和倫理的思考帶到科技發展與治理的過程中,降低各種潛在的風險,促進科技向善,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現代科技創新的

      發展趨勢及潛在影響

      現代科技創新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前沿發展方向,人工智能便是其中最具典型 的技術之一。2017年,AlphaGo戰勝職業圍棋選手柯潔,此后人工智能發展愈加 迅速。2020年,AlphaFold解決了國際生物學界預測蛋白質折疊的問題,讓很多科學家嘆為觀止。近年來,人工智能的應用領域有進一步拓展的發展趨勢,包括智能機器人對于新冠病毒的診斷等方面。

      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不僅僅是效率的提高,甚至有可能意味著科研范式和業態的重塑。例如,在十維參數空間的研究實驗方案設計中,人工智能的應用可以幫助科學家從上億個候選實驗方案中選擇出幾百個,大大節約了人力物力成本,提升了科研效率。

      在生命科學領域中,人類對生命的認識經歷了從解讀、修飾到創造的過程,從世紀之交破譯人類基因密碼之后,生命科學的發展日新月異。例如,原來是異養的大腸桿菌,現在可以改造成自養型生物;再如,人類歷史上首個單條染色體酵母成功實現人工合成;以及最近中科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成功實現的人工合成淀粉,這一顛覆性成果有可能會帶來人類的“食物革命”。此外,還有很多技術創新改變了傳統的規模飼養、屠宰流通、物流消費等肉類生產過程,比如直接在實驗室培養纖維來生產人造肉,并且已有各式創新產品上市銷售。

      此外,很多交叉領域的科學技術也取得了快速發展,如生命科學與計算機技術交叉產生的腦機結合。埃隆·馬斯克創辦的公司實現了猴子用“意念控制”光標打游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于2019年發布了腦機接口設備指南,并于2020年8月份批準了腦機接口產品的臨床研究性器械豁免申請。

      誠然,科技創新的發展與應用對人類生活各方面的影響是巨大的,但同時也會帶來風險與挑戰。例如,人工智能在人臉識別方面給我們帶來很多便利的同時也面臨數據濫用或泄露的風險與隱患。從更加長遠的角度考慮,人們也擔心這些應用長期下來是否會給人類社會帶來積累性的風險。

      在就業領域,2020年世界經濟論壇的一份報告提到,近年來新興科技創造的就業機會落后于其消除的就業機會,也就是說,科技的發展會導致失業問題。此外,還存在某些技術的濫用可能會深刻改變我們人類自身,如基因編輯技術的應用便是如此,需要保持高度關注。

      2021年5月8日,香港科學館舉行“機械人的五百年”展覽,游客前來參觀。

      新興技術治理的生成邏輯

      面對新興技術可能帶來的巨大收益和潛在風險,我們必須在發展新興技術的同時,高度關注其治理問題。

      新興技術治理背后有其生成邏輯和治理實踐?;仡櫄v史,不管是現代科技還是傳統科技,背后都有治理體系形成的過程。我們可以把這個過程分成四個階段。

      第一,核心驅動階段。所有的新興技術在初期都有知識的重大進步或技術上的關鍵創新,推動新產品的產生,從而形成核心驅動。

      第二,市場變革階段。新技術的應用必須與市場應用不斷交流互動,并拓展新的應用場景和新的需求,最終形成技術的應用領域和范式。

      第三,認知適配階段。這是一個技術的社會認知過程。社會如何認識新興技術?這個技術對社會是友好的還是會帶來風險?我們需要服從這個技術還是讓技術服從人類?這些問題是在技術的社會認知過程中必須回答的,也是在技術發展尤其在應用過程中所需要的認知適配過程。曾經有一些新興技術在發展中的社會認知方面產生了問題,最終導致技術的應用失敗。

      第四,治理范式形成階段。在社會認知構建的過程中,不同的治理模式也在逐漸形成,包括治理主體、路徑選擇、工具應用等。

      那么,為什么以前在中國沒有明顯感到這個治理體系形成的過程?在前幾次的工業革命中,核心的技術產生、應用過程、社會認知等都主要是在其他發達國家首先發生的,中國只是在較為后期的階段才成為技術的應用者,享受成熟的技術并借鑒采納相關的治理模式。

      但是,身處正在發生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中,中國通過努力已經趕上了創新的頭班車,成為越來越多新興技術的開發者和領先的應用者,因此,也將逐步面臨社會認知和治理范式方面的挑戰。

      以人工智能為例的新興技術治理

      人工智能的治理是新興技術治理領域面臨的具有代表性的重大挑戰。其中首要回答的問題是,如何能夠讓我們的治理模式適應人工智能技術的高速發展?筆者認為,最近提出的“敏捷治理”比較適合人工智能技術的治理模式。

      所謂敏捷治理,其核心是創新治理模式,把傳統的治理流程和范式改變成為適應技術高速發展的敏捷靈活的模式。

      在敏捷治理的基本框架中,首先要識別治理對象。對人工智能而言,治理對象就是數據的問題、算法的問題、算力的問題、平臺企業的問題。數據層面的挑戰在于如何進行高質量的數據集建設,以及如何讓公共數據集更大程度地開放,此外數據自主可控和宏觀安全也要高度關注。算法的問題是如何提高穩定性、安全性、可解釋性和公平性。算力層面的挑戰是如何推動核心硬件的持續性創新,尋求多邊合作共贏,避免出現技術壟斷等問題,同時需要突破技術創新范式,探索未來的新興技術。平臺企業的治理也需要突破傳統反壟斷的概念,根據平臺企業所在行業的特點分析其行為及市場效果。

      其次是治理理念,也就是在效率、公平、安全、自由等基本價值目標上做出選擇或排序。敏捷治理框架的第三個方面是參與的主體,包括政府、企業、公眾,還有很多的社會組織等。最后一個方面是治理工具,包括法律法規、行業標準、技術手段、社會共識等。

      框架明確之后,我們就可以推動敏捷治理的運行機制,研究在新技術帶動下的新經濟特征,跟蹤市場的發展,加強監管與市場的溝通,根據不同情況和風險場景提出更加具體的準則,并更加具體靈活地運用多元工具改善治理。

      在具體實踐過程中,治理的價值觀念非常關鍵。例如,中國始終堅持以確保人工智能的安全和平等為底線,在此基礎上鼓勵創新,進而利用人工智能賦能經濟社會發展,推動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同時,我們要及時識別人工智能帶來的風險,在適當的時候予以規制,使得創新驅動和敏捷治理“兩個輪子”并駕齊驅。

      基于敏捷治理的模式,治理主體(如政府)要積極參與到與治理對象(如企業)的協同互動過程中。與傳統治理過程中政府與企業的關系不同,在新興技術的發展過程中,企業和政府都面臨不完全信息,應該坐到一起進行有效的對話,讓政府更好地了解技術發展的過程和走向,同時也讓企業了解政府和公眾對潛在風險有何顧慮,從而找到更好的治理方式來彌合雙方的認知鴻溝。

      此外,治理工具要做到靈活運用、剛柔并濟。從宏觀層面要制定原則性的法律法規,如我國最近出臺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中觀層面要有行為準則等來規范企業行為。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專家委員會于2019年出臺的人工智能治理準則就屬于這一類。微觀層面也需要有相應的技術標準和監管技術。在這些工具的綜合運用下,為新興技術更好的發展、更健康的應用提供了治理方面的保障。

      目前,中國的人工智能治理在宏觀、中觀層面已經做了不少工作,從理念層面逐漸進入到實踐層面,既要鼓勵企業的創新發展,也要提供有效的治理框架和落地的標準及監管技術。

      建立以共識為基礎的

      人工智能全球治理

      在國際層面,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受到各國的高度關注。根據經合組織(OECD)人工智能政策觀察站的數據顯示,經合組織國家共出臺了236項(截至2021年)與人工智能相關的國家戰略、國家計劃等政策舉措。與此同時,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帶來的各種挑戰也引起國際社會各方面的關注。

      全球很多國家都采取措施構建人工智能治理的框架,包括出臺各種人工智能治理原則或倫理指南。例如,德國一家非營利組織統計數據庫顯示,在過去五年中,全球范圍內有160多個人工智能倫理原則指南相繼出臺。從內容上看,這些倫理原則或指南差別并不顯著,因此,非常有可能在這些原則的基礎上,通過協商形成基本的全球共識。

      近年來,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人工智能治理方面試圖與中國脫鉤,以意識形態劃線,推動形成全球人工智能伙伴的國際機制,企圖在人工智能治理領域遏制中國的發展。但是,中國始終堅持多邊主義,堅持科技向善,強調求同存異,爭取各國文明之間的最大公約數,積極參與聯合國和其他人工智能治理的多邊機制。

      在中國的積極參與下,二十國集團于2019年通過《G20人工智能原則》,該原則提倡需要以人為中心和以負責任的態度開發人工智能。2021年11月25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巴黎發布《人工智能倫理建議書》,提出發展和應用人工智能首先要體現出四大價值,即尊重、保護、提升人權及人類尊嚴,促進環境與生態系統的發展,保證多樣性和包容性,構建和平、公正與相互依存的人類社會。

      展望人工智能全球治理的未來前景,特別需要通過建立多邊協同共治的機制,把倫理準則、行業規則、技術標準和治理技術等納入統一的治理框架中,從而促進在各國基本共識基礎上形成包容但有區別的人工智能國際治理格局。

      具體而言,包括三個層面。首先是形成基本的治理價值共識。目前各國的治理準則雖然表述各有不同,但核心較為相似,即涵蓋包容、共享、審慎、負責等基本價值原則。其次是促進治理主體分工協作,發揮治理主體各自優勢,形成治理合力。具體來看,政府要擔負其賦權和監管職責,技術提供方需要進行賦能,從而形成迭代優化。同時,技術研究者和使用者也要促進更多的合作交流,社會要提供及時有效的監督。最后是治理體系和能力的迭代優化。人工智能發展的特點之一表現為技術進步的速度超過治理體系和能力更新的速度,迫使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不斷創新,其中包括更好地發揮技術手段在治理過程中的作用,如聯邦學習、隱私計算、區塊鏈等相關的監管性技術。

    微信 微博 手機站 回頂部
    国产人妻人人爱,高贵的丝袜人妻中文字幕,床震吃胸抓胸吻胸摸下面视频

    <dfn id="rxfxt"></dfn>

    <dfn id="rxfxt"><dl id="rxfxt"></dl></dfn>
    

        <mark id="rxfxt"></mark>

      <em id="rxfxt"><strike id="rxfxt"><menuitem id="rxfxt"></menuitem></strike></em>

      <mark id="rxfxt"><dl id="rxfxt"></dl></mark>